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爱的幸福】(番外篇)(02)【作者:c_xiaom】
【爱的幸福】(番外篇)(02)【作者:c_xiaom】
字数:11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不知道算不算回归预示,也是之前已经创作好的内容,就当给各位大大们塞塞「牙缝」,可以唤起对本人前面发表内容的记忆。

  接下来该怎么引出陆续登场的人物,有些想法,但最难的是怎么避免千篇一律,也不好把握大大们的期望,短期内看看能不能争取发表一下。

  实话实说,最近还是没有找到创作顺畅的感觉,求支持啊!

               第二章晨练

  「嗯!」一个长长的懒腰后,男孩睁开眼。

  天已经大亮了,窗帘上落下晨间的阳光,好一个明媚的早上。

  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男孩有些不习惯的转了转身子。

  「怎么妈妈、外婆起床也没点声响?」男孩心里嘟噜着。

  以往周末的早上,卧室里,床上,都不会象现在一样的安静,就算是有一些慵懒的躺着,也会有男孩和女人发出的声音。

  那种声音!那种样子!男孩想到那么一幅幅画面,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
  是大年三十晚上开始,自己和妈妈就搬到外婆的卧室里开始一起起居了,因为既然是一家人就要象一家人生活了。

  可惜只有周末,周末回到家,自己和妈妈、外婆才能重温这种一家人生活的样子,思念和渴望,让周末的两天充满了欢乐。

  昨天晚上,便是这样的欢乐!「昨天晚上……」男孩呢喃道。

  早早的洗浴好身子,自己进到房间,就在这张大床上,妈妈和外婆,两具成熟的身子已是相拥在一起。

  是纠缠在一起,相吻,相互缠绵着。

  那白花花的肌肤,那种成熟的丰腴,那种熟透的体香,让自己的身子瞬间就炙热起来,于是自己就这样的冲了上去。

  嘤咛的娇呼,高亢的欢歌,流淌的汁液,激发的脉动!

  多久?不知道!

  多少次?不知道!

  「龙儿……妈妈好了……妈妈要被刺坏了……」「龙儿……外婆到了……让外婆歇歇啦……」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停了下来,夜真的深了!

  「难道是昨晚自己太用力了,所以早上都不知道妈妈和外婆起床的时候?」男孩暗暗想到,不免有些骄傲,毕竟昨晚妈妈和外婆倒是三番五次的娇呼着「快到了」、「快到了」,自己能同时让自己的两个女人满足,说明自己还真的有很好的实力在床上。

  这种自豪让男孩骄傲着,又激动着,更想着要和亲爱的人儿分享。

  于是起床、换衣、刷牙、清洗,男孩打开卧室门走出房间。

           ************

  看到外婆了。

  心性淡泊宁静,不爱浮华虚荣的样子。

  高大丰满韵味十足的江雪正端坐在地垫上,眼若水杏,眉如黛烟,脸颊丰润,鼻梁高挺,身段更是玲珑有致,曲线起伏,香肩浑圆,双峰饱满,下面坐在地垫上的硕臀更显得宽阔肥美,饱满滚圆。

  「咦,外婆怎么这一身的打扮,象是太极服。」软绵绵绸缎般灰色练功服,更衬得肌肤丰泽,珠圆玉润,体态富美,双峰入云,坐在地垫仍显得身量硕高,两条长腿在绸缎下勾勒出清晰曲线,长得让人心悸,美得让人心疼,坐在地垫上圆大肥臀更是压得大如磨盘,丰腻无比,宽松的练功服也被撑得饱满起来。
  「哦,外婆是在练瑜伽吧。」男孩不太自信的想着,听到外婆说起过,却不知什么是瑜伽,迷糊中好象记得是身子的拉伸之类,不由的仔细望着。

  蹲坐的姿势缓缓转动着,手臂徐徐伸出,上身俯下地垫。

  「嗯!」男孩的眼珠子直直的望着,圆大如山峦般肥美臀丘厥起来了,这多么象……象……外婆撅起肥臀趴在床上的样子,紧接着就是自己埋首伏在外婆的臀肉中忙得不亦乐乎,在那山中溪谷里伸出舌头舔上舔下,来回往复,外婆自是被舔弄得红霞遍脸,宛如醉酒,只是死死咬着唇避免呻吟传出来,奈何快美实在过于强烈,忍也忍不住的嘴里呜呜呜般娇呼。

  宽松练功服被紧绷后将腿股间的美景勾勒得若隐若现,两片肥美的臀瓣中夹着两片腴沃的肉瓣,似厚嫩兰叶、又如熟润牡丹,虽有绸缎布料掩盖,但男孩却感觉到那抹妙处是何等的酥腻娇脂,令人血脉贲张。

  看着面前正撅着身子微微伸展着的江雪,男孩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夏韶涵的摸样,夏韶涵这种俯着身子的样子也是惊艳的,妈妈和外婆两人身高体型相近,撅着肥臀雪堆似的模样,男孩心里一阵荡漾,火猛烈从身子里燃烧起来。

  「唔……如果在房间里……」男孩火起似的想象着。

           ************

  旖旎的一幕幕让男孩艰难的移开眼睛,「妈妈……妈妈……」在快到阳台的地方看到了夏韶涵。

  跑步机上慢跑的不正是夏韶涵吗?

  不一样,又是不一样的打扮。

  清晨不是习惯的穿着宽松的衣服,换成了一件修身的白色T 恤衫,胸部鼓鼓囊囊的,T 恤衫不长,只到腰部,下身穿紧身的弹力裤,如果是长长的衬衣下摆还能稍稍遮住一些肥大圆润的臀部,显得不是很夸张。

  夏韶涵今天下身依然是黑色紧身弹力裤,上身是短短的恤衫,那有些夸张的丰厚臀瓣便遮不住了,而且紧身弹力裤是那种提得很高的设计,弹力裤的裆线深深的勒进股沟里,从身后看去就形成两个大半球,男孩想自己如果是从前面看去,则肯定是让自己喷血,因为那胯间肯定是裂开一条很深邃的阴沟,肥厚的阴唇无所遁形。

  运动无袖背心已被汗水打湿了,没有带胸罩的乳房轮廓全部凸现,紧贴在白色的衣服上,衣服被打湿后具有的半透明效果,使男孩可以比较清楚的看见乳头的深色两点,宛如两颗最大、最诱人的葡萄,仿佛在等待着自己去採摘。

  男孩眼直直的望着夏韶涵的饱满的丰乳上,那简直是让人血脉喷张,男孩只感觉到,即使张开自己的手都无法把握住夏韶涵那巨大丰满的乳房,配合上往下收得不错的腰身,显出最完美的人体波峰,令男孩有一种冲动,只想把脸深深的埋进夏韶涵的巨乳之间,去感觉那里的温暖、柔软。

  更加要命的是,在慢跑时,夏韶涵全身都处在幅度不小的震动,巨乳就自然形成荡漾的乳波,特别是乳头,仿佛具有生命力一般的在抖动,好似在向自己招手,呼唤其来抚弄。

  而现在的夏韶涵还沈浸在幽雅的音乐声中,微闭着眼睛,享受着慢跑,也不知道身边会发生什么,好久没有运动了,这样的慢跑,夏韶涵感觉到非常舒坦,于是深深的呼吸着,慢慢的又快了一些。

  夏韶涵的胸部随着跑步高低起伏着。

  饱满的丰乳在身体上挺起、回落,形成一组美丽的人体波浪。

           ************

  「龙儿,妈妈好看吗?」一句轻轻的温柔的声音在男孩耳边响起,随即男孩被丰腴的身子裹起来了。

  「外婆!」男孩气喘吁吁的立刻感觉到了江雪那巨大的丰满,头就象靠在两堆弹性十足的棉花团里,那样的温暖,舒服,带着体温,而且有弹性。

  「一大早就挺得那么高!是看妈妈才这样的吧?」男孩听出江雪的话里面没有任何的埋怨,否则男孩就有些羞愧了,把身子往后挤了挤,后脑勺舒服的在两团巨大的乳肉中磨蹭了几下,舒服得快要呼出声来,「刚才看到外婆的姿势……还有妈妈的……好激动呀……」江雪明白了,男孩又在为自己为涵儿的身子激昂着,「要外婆替你撸不?撸一下会不会舒服点?」江雪探下的手掌探下去在宽松的运动裤外握住了男孩弹跳不已的阴茎,轻抚着。

  「嗯,外婆,你撸一撸。」男孩倒吸口气似的,一种柔柔的裹着绸缎布料的舒服。

  鼻子贴近江雪的酥胸,深深吸入几口芬芳的乳香,将那浑圆、饱满的大乳房轻轻抚摸一番,手心已感觉到江雪那娇嫩的奶头被爱抚得变硬挺立,而江雪那欲闭微张、吐气如兰的樱唇,显得娇艳欲滴。

  男孩的手掌下移,在江雪的臀部上来回地爱抚着,丰盈的肥臀就好像注满了水的汽球,富有弹性,摸在男孩的手心里,想到刚才江雪身子半伏姿态撩人地摇着肥厚宽大的巨臀样子时,身上的火热加上掌心里的顺滑,一种舒服洋溢着。
  江雪慢慢蹲下,男孩的呼吸急促起来。

  「啵」,宽松运动裤下拉,肉茎被自己的手掌和松紧带掰着往下按,放手,肉茎弹在小腹上发出清脆的击打声,竖成一个旗杆也似的狰狞怪物挺立在江雪眼前。

  「好粗!好长!好大!好硬呀!」江雪的眼前升起一阵白雾一般,不由得绞着双腿,觉得那物事入眼的时候如电般把自己由下至上的穿了个透,眼前尽是那狰狞家伙晃动的幻影。

  「怎么每次看到……龙儿的……棒棒……都这种感觉……」江雪的心激昂着,身子也莫名的悸动起来。

  没错,每次都这样,象怀春的少女一般脸颊绯红呼吸急促。

  而眼前的这条巨棒可已经陪伴自己都半年了,自己早已熟悉它的伟岸它的巨硕它的气息它的狰狞,可为什么一见了一握住,自己还是那种「扑腾扑腾」的充满快感的紧张,一种景仰一种崇拜的样子?

  幸亏它是龙儿的,是自己小夫君的,是自己可以拥有的!

  江雪的手掌围拢上去,身子依旧从后面裹住男孩,探下的手掌在不紧不慢的撸动着,「龙儿,这样好吗?」「嗯!」男孩的小脸都是红晕。

  硬硬的粗大的龟陵在掌心穿刺着,「龙儿的这根……棒棒……真是世间少有的妙物呀!」江雪忍不住在心里赞道。

  昨晚在屋里在床上折腾自己和涵儿大半夜的不就是这根棒棒吗?

  现在这硬硬挺挺的样子哪有一丝「吃饱」了的样子,相反这么就和寻常那样饥渴那样渴求一般!

  就凭着掌心的触摸,江雪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和赞叹,男孩的棒棒怎么象以往每次握到时都产生又长了又粗了又更伟硕了的感觉,难道自己和涵儿关爱小坏蛋的营养都跑到这硬硬的一根上去里了?

  「咚咚咚」是夏韶涵在跑步机上的声音。

  「窣窣窣」是江雪撸动男孩巨棒的声音。

  「呼呼呼」是江雪和男孩急促的呼吸声。

  「龙儿,你刚才是不是看着你妈妈的身子就硬了。」江雪觉得不发出点声音就有些对不起这样暧昧的情景。

  「嗯!」男孩羞羞的点点头。

  「给外婆说说,喜欢看你妈妈哪里?」女儿正带着耳机慢跑,也不怕吵着她。
  「妈妈穿紧身服,好贴身好好看。」江雪抬头望了望夏韶涵,诱导的问道:「龙儿是不是喜欢看妈妈的臀瓣?」「嗯,好大,好有肉感,外婆你看妈妈这样一步一步的,那瓣肉臀抖动得好厉害哟!」男孩脸红红的盯住夏韶涵上下跌宕的臀瓣道。

  「那龙儿你喜欢妈妈这样硕大的吗?」江雪有些期盼的问道,女儿生育过后那臀瓣倒丰厚了许多,可和自己的比还是要小上一些。

  「喜欢!龙儿就喜欢妈妈这种大大的肥肥的!」男孩的话里满是欢喜的。
  「你妈妈前两天还说自己生育后大了,要减一减肥,外婆有时也觉得……觉得自己的……有些大……」江雪羞羞的望着男孩的表情。

  「啊?不要,龙儿不要妈妈和外婆减肥!龙儿就喜欢妈妈和外婆现在的样子,大大的肥肥的!」男孩急促的样子,双手后拢,一下子把住江雪那肥厚的两瓣,只觉得满手丰腴肥美,柔软而不失弹性,就算隔着绸缎练功服依旧可感其美妙触觉,有成熟女人的肥沃。

  下意识的又看了看面前跑步机上慢跑的玉臀,跟背后江雪的肥臀比较了一番,都是一般的圆润肥美,似乎难分轩轾,两者皆是一般的丰腴弹手。

  江雪被男孩双手满握着,一种异样感由臀瓣涌起,不由心跳加速,耳根滚烫,「嗯,龙儿喜欢妈妈和外婆的,外婆真高兴!」江雪心里喜欢着,手掌快快的撸动几下,只觉得更想让男孩舒服,伏在男孩肩上腻声道:「龙儿坏坏,一大早看着妈妈就……」

           ************

  「一大早又在上演什么戏呀?」清脆的声音在男孩前面响起,夏韶涵插着腰气喘吁吁的笑问道。

  跑步机停下来,摘下耳机,一回头,就看到旖旎的一幕。

  这可不是上演什么特别的剧情。

  一家人早已象一家人生活了。

  男孩兴趣昂然,在自己和妈妈身上,而自己和妈妈也乐得让男孩在身上一展揩油之旅,谁叫男孩是自己和妈妈的小夫君呢。

  一想到「小夫君」的词语,夏韶涵抑制不住的有些脸颊发热,一来这「小夫君」太小了,满打满算还不到十五,可是却是自己这个做妈妈的,妈妈这个做外婆的男人,这样的老少配,更让「小夫君」的称谓蕴含着无限禁忌。

  何况比「小夫君」更让自己和妈妈动心并且打开身心的则是男孩永远一副痴痴迷迷的样子,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欣赏自己的人儿哟,每每想到自己都会感动得恨不得把整个身心都奉送给心爱的「小夫君」!

  于是寻常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会看到自己、妈妈和「小夫君」「爱的宣言」!
  而「小夫君」给予自己和妈妈的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充实,那种女人深深深深的本能的满足,则更让自己和妈妈如获至宝,更加宠爱的「小夫君」,因此也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在这个家里。

  自己、妈妈和龙儿都喜欢上这样一家人的生活。

  自己、妈妈深深深深的喜欢上龙儿的痴痴迷迷,还有器宇轩昂的样子,那种男人的骄傲,那种比男人更骄傲的骄傲。

  就象现在看到客厅里的龙儿和江雪,那么有趣。

  男孩纤细的身板还着着一件宽松的恤衫,原本宽松的运动裤已扔在一边,光光的两条细腿白皙得惹人喜爱,宠爱小男孩的母性心思油然而发。

  可是那白皙纤细两腿中间的却是老粗老粗的一根!

  如此的粗大!如此的颀长!如此的坚硬!

  男人的象征!比男人更男人的象征!

  可是却是那般的惹人喜欢,因为它的粉嫩!

  一个小男孩,拥有一根比一般成年男人更伟岸的性具,那种更加硬挺的男人象征却有着婴儿、少年独有粉嫩,没有包皮的包裹,却让龟头显出更加硕大!
  如此这般的矛盾竟然统一的结合在「小夫君」身上,让自己和妈妈百思不得其解,让自己和妈妈是不是也恍然也欣喜也冲击也痴迷!

  这就是自己和妈妈的「小夫君」!

  一定是一大早妈妈又生出那种喜欢来了,可惜刚才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

  「还不是你的龙儿,一大早就顾着看你这个妈妈!」「嗯!」的一声,男孩舒服的把上身依偎过去,感觉自己的后背贴住白嫩丰腴的胴体里,两团硕大若蜜瓜的巨乳亲昵地贴在自己头上,丰腴乳脂仿佛要浸入自己脑袋,全身上下一片温软香甜。

  「妈妈……到前面来……」背后的下身的感触,但没有看到,男孩有些不满的央求道,「还不是因为……妈妈你……」「因为妈妈?」夏韶涵顺着男孩的央求把身子站到男孩边上,不解的问道。

  「谁叫妈妈……穿成这样……」「咦?」夏韶涵奇怪的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待看到自己一身箍得严严实实紧身运动服,还有运动后湿漉漉的一片一片,有些幸福的想道,原来龙儿是因为看到自己着比以前更紧的紧身服身子,一大早就昂扬起来,妈妈也肯定是因为龙儿的反应才怜惜下为龙儿抚弄的。

  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江雪正撸动男孩的胯下。

  手在巨棒上抚弄,那从掌心里露出来光亮亮硕大的龟头,似是告诉夏韶涵,所猜测的内容都是对的。

  既然龙儿喜欢,何不在这样的早上,在客厅里,和龙儿,还有妈妈,一起旖旎。

           ************

  「妈妈……能不能……」男孩继续央求道。

  「龙儿喜欢,妈妈就让龙儿多看一看。」夏韶涵有些迫不及待起来,想起又是三个人一起,一种想和江雪一比高低的念头涌上来,「妈妈脱给……龙儿看……」男孩恍惚一般的看着。

  修长的手臂扬起来,紧身服从肩膀拨开,慢慢的用力顺势从胸前无声的剥落,两颗雪白肥大丰满的大乳房像脱开束缚般的迫不及待弹跳出来,颤颤巍巍,兀自在空气中晃动不止。

  「嗯!好大!好丰满哟!」男孩迷幻了一下,如之前的每次一样,双眼发直,半张着嘴,像夏韶涵调笑自己要把这对乳房吞下去似的表情。

  肥硕巨大圆弧丰满的乳房附着在夏韶涵的上半身,随着呼吸,两只沉甸甸的大乳房诱惑地微微晃动,白晰晰的,好象两座雪白的山峰一般,乳峰顶端那两颗乳珠周围一圈粉红的乳晕约铜钱般大小,透着红润的光泽,而乳头殷红欲滴,十分鲜嫩。

  乳头依旧是鲜红的颜色,依旧是那么饱满,依旧是一点也没有下垂,成熟的韵味中依旧透出那种坚挺。

  男孩差一点就「哇」出声来,晨光落在光着的上身,使得两团乳肉更加丰腴凸显,犹如两只倒扣的玉碗,又似熟透的蜜瓜,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晃动。

  伸出的手掌攀上了那高耸坚实的玉峰,触手处温柔软滑,说不出的舒服,只觉不单弹力十足,而且又软腻又坚挺,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嫩滑。

  男孩的小嘴张开,慢慢地将乳峰上的樱桃含进嘴里,舌头开始舔弄,牙齿开始摩挲。

  夏韶涵不由得芳心娇羞万般!

  小坏蛋后面可还站着妈妈哟!那调笑的表情可真要把自己羞死了!

  面前成熟女人的丽靥桃腮晕红无伦哟!

  还有丰腴的娇软女体在自己抚弄乳尖时紧张般地丝丝轻颤!

  娇艳绝伦、媚光四射地在巍巍怒耸的柔美乳峰巅上娇柔怯怯、含羞挺立的樱桃!

  那呈钟形的完美乳房哟!

  那耳闻着如仙乐般的动人娇啼哟!

  男孩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欲念更加炙热起来,胯下肉棒胀得更硬了,一伏首就脸放在两颗乳房间摩擦着,再用两手搓揉着,并享受着夏韶涵那独特的成熟女人体香。

  双手揉着、捏着,嘴巴吸着、咬着、圈着、舔着,夏韶涵身不由己的用两手紧抱着男孩的头,呻吟道:「哦……哦……龙儿……不要那么用力……被吸出来了……」

           ************

  男孩想到什么似的,心里欣喜,埋首在夏韶涵香软的峰峦沟壑,吮吸着硕梨巨乳的滋味,舌头扫过细腻的乳肉,慢慢舔到淡粉的乳头,在乳晕四周来回滑动了几下。

  乳尖处传来阵阵酸麻鼓胀,夏韶涵不由得弓着身子扬起玉颈,咬唇娇哼,「怕是被龙儿吸出来了……等一下又要……在妈妈面前……嘤咛……」男孩从嘴里吐出夏韶涵的乳头,就见乳珠上慢慢沁出一丝香甜白浆,乳脂飘香,看得心中欢喜,用手指在乳珠上沾下几滴乳浆,送入嘴里细细品味,熟悉的甘甜蜜香妙不可言,男孩张口便咬住一颗乳头,细细吮吸。

  夏韶涵觉得全身力气都被抽干手脚酥软的感觉,一双柔荑娇弱地搭在男儿肩膀上,任由男孩品尝自己那仙浆琼玉。

  男孩轮番啃吸着两颗乳头,双手更是握住乳肉来回把玩,将乳球玩得颠来滚去,乳浪阵阵,奶香连连。

  夏韶涵被男孩吃得身娇体软,喃喃轻声道:「龙儿,慢点吃,妈妈都给你。」男孩吃得满口香甜,含糊不清地道:「好吃,真好吃!怎么能慢点吃,等一下子就被轩儿吸掉了!」夏韶涵噗嗤一笑,伸手在男孩后脑轻抚,有些哭笑不得的嗔道:「真是长不大的孩子……那次不是你吸得多……妈妈又哪次……不够了……」男孩抬起头看着面前这对鼓胀的美乳不住吞口水,道:「以前我就想着等妈妈生育后,跟我的孩子抢一口奶水喝,想不到今天真是这样哦!」夏韶涵温柔地捧住男孩的脸颊,腻声道:「龙儿你若喜欢,妈妈以后有空便象轩儿一样的喂你喝奶。」男孩想到以后就一直能这般享用的乐事,头就像小鸡啄米般点个不停。

  垂首丰乳之间,男孩喝得满口乳汁,整个人都浸润在一片乳脂甘甜中,夏韶涵早上还没有喂乳,胸乳也是鼓胀难受,特别是刚才跑步机上运动一番,胸部又被男孩揉搓了一阵,真希望男孩快些吸完乳汁,好减轻双乳的负担,可就是乳汁过量,男孩一下子怎么吸吮都无法吸干。

  「怎么这次怀孕生育,那乳汁的量这么大?以前都没有这样,连小坏蛋一起来吸都不会不够。」夏韶涵被男孩吸得身子里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似乎情欲旺盛起来,脸腿股间都要渗出花浆蜜液,瘙痒难耐,扭捏间就看到男孩身后的江雪,「嘤咛」一声更娇羞起来。

           ************

  「涵儿,是不是……有些……胀奶……」望着夏韶涵晕红阵阵的脸,江雪关心的问道,下意识的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不知怎地,夏韶涵那在胸前晃晃荡荡的乳峰还有湿漉漉被男孩吸吮涌奶的痕迹,既然唤起女儿小时候在自己怀里哺乳的记忆,不自觉胸前也有一些鼓胀的样子。

  「今早没有喂奶……谁知道小坏蛋要吸……都怪龙儿……」夏韶涵有些不好意思,尤其这样当着江雪的面,而且男孩扎在自己怀里吸吮着自己的乳汁,难为情之下,瞟向江雪的眼光却看到江雪舔唇的样子,难道……?「妈妈,以前涵儿也是这样的吗?」「妈妈早就忘记了,也许……是……也不……」江雪竟有些脸红了,涵儿再怎么样,也不会如小坏蛋那样把个肥软的乳肉扭捏得腻脂乱涌的样子呀!

  「那妈妈还记得……你以前吸吮的……样子……」夏韶涵忽然想到什么的问道,粉脸更加红晕起来。

  「几十年以前的事情了……妈妈怎么……记得……」江雪忽然想到什么的,疑惑的望着夏韶涵。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龙儿……让外婆……也吸一吸……好吗……」夏韶涵心里竟涌动着期盼。

  「好嘞!外婆来,吸妈妈的奶!」男孩欢呼起来。

  「嘤咛!」江雪羞红了脸,自己去吸女儿的乳头,去吮女儿的乳汁,自己是谁,女儿又是谁,这象什么呀!

  「可别把涵儿……胀奶得……难受……」江雪心思焕动着。

  「外婆快来呀,象龙儿一样!」男孩催促了一声,抬起脸庞,意犹未尽地伸舌舔了舔嘴角上白花花的乳浆,嘟起嘴对着眼前垂吊乳肉上的樱桃,咕噜一声再入嘴腔,感觉那花浆如注地在嘴里逸散开来,更多的痕迹在唇边铺展着。

  夏韶涵的下身瞬间鼓胀了一下,上身也同样鼓胀,欢快中道:「妈妈,涵儿涨得怪难受的,你就来吸一下吧。」江雪的心荡漾着,心里不停念叨着,什么事呀,自己都要去亲女儿的乳房,去吸女儿的乳汁,象小坏蛋一样,可自己偏偏却是女儿的母亲,怎么和小坏蛋一样呢,那以后……以后要被涵儿笑话的,说不定平白无故就低了两辈。

  可是女儿那晃荡的乳肉怎么自己看着也眼热,那被小坏蛋吸得涌出来白花花的乳浆是那么诱人,甚至空气中都弥漫了乳汁的甜香,那么多年了,自己已经没有母亲乳液味道的记忆了,是不是该回忆一下。

  想着,迷幻着,江雪从男孩身后伸出手,握住夏韶涵那对晃动的豪乳,方一入手便心生一种如此滑腻的感触,紧接着感到掌中的乳肉又热了几分,随着乳肉被揉捏,甜腻的乳汁再度喷出,「龙儿……快接住……」白净的汁液形成一道细细的喷泉,男孩有些忙乱的张开嘴巴接了进去,可乳肉的晃荡,引得乳泉喷在了脸上,顿时男孩小脸满是白浆的,更显出一种温热甜腻、清甘甜蜜的。

  「啊!」随着乳泉的激射,夏韶涵也到了一种巅峰,小腹阵阵抽搐,下身也不住蠕动起来。

  丝丝乳香奶甜飘来,江雪伸手一摸,掌心多了几滴白色乳浆,再看夏韶涵,只见圆润硕大的豪乳尖端渗出丝丝白浆,竟是动情而泌乳,一副媚然娇态。
  江雪目光所及,夏韶涵丰腴乳浪,滔滔奶香,饱满圆润的乳肉垂吊在眼前,看得自己眼花缭乱起来,吞了吞口水,羞羞的握住夏韶涵一颗肥奶,「龙儿……外婆和你一起……一起来吸妈妈的……」挤起的一团乳肉,乳尖凸显出来,一注注的白浆乳液被挤了出来。

  江雪张嘴接住,甜腻香滑的乳汁流入喉咙,嘴唇轻轻一触,夏韶涵那柔腻的乳肉上顿时多了一层细密的波纹,乳浆和自己的口水濡湿了乳尖。

  好多呀!

  好香呀!

  好浓呀!

  江雪不知道自己母亲乳汁的味道了,也没有自己乳汁味道的记忆,就觉得夏韶涵的乳汁一口接着一口的被吸进自己嘴里,一口接着一口的被吞食下去,一种婴幼儿一种母性的记忆油然而生。

  吸了满满的一口,移到边上的小嘴上,如鸡嘬食一般的灌到男孩嘴里,咕嘟咕嘟的吞咽,「龙儿……妈妈的乳汁……好吃吗……嗯……」。

  接着,自己嘴里被小嘴一口一口的喂进温热的乳汁,「外婆……你也尝尝……妈妈的乳汁……」一口一口的接力,一口一口的吞食,江雪被夏韶涵乳汁的味道迷惑了,也恍惚着,更加痴迷的注视着眼前比生育前更大一点的成熟乳头,颜色是更艳红了,更象熟透的草莓,摇摇晃晃,颤颤巍巍,那被小坏蛋和自己的口水滋润得极为娇艳。

  这是夏韶涵的乳房、乳肉、乳头、乳汁,现在却在喂食自己和小坏蛋,以后该怎么称呼自己的女儿了,江雪不由得涌出一种更深的禁忌和更深的欢喜。
           ************

  「好饱呀!」男孩小手煞有其事的拍拍肚子,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妈妈,你的乳汁好多呀,都可以喂饱龙儿和外婆了!」「嘤咛!」江雪羞极了,在小坏蛋嘴里自己竟然变成被女儿喂养乳汁的对象,刚才伏在女儿的胸前又吸又吮,不知不觉中身子里也有些暖意,顿时对夏韶涵乳汁多了一些赞许。

  「嗯,好舒服呀!」夏韶涵的胸脯没有刚才鼓胀的感觉,轻松很多舒服的伸了伸腰。

  男孩的眼立刻就直了,刚才垂吊在眼前的两团乳肉刹那间跌宕起来,片片乳浪吸引了男孩,「妈妈,再脱一点……」「小坏蛋……还想多看呀……」夏韶涵娇嗔的轻点男孩的头,脸上红晕一片,娇羞之下搂住江雪道:「妈妈,你也脱了吧,咱们母女这个早上就许了龙儿的愿吧。」夏韶涵的紧身服已经滑落到胸脯以下,虽是半裸娇躯,但却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别有一番风情,江雪的练功服则有些凌乱,一番俯身后秀发不整,但丰乳绵腰长腿硕臀,将那份熟美艳妇的慵懒媚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江雪的手摸索中将夏韶涵的紧身裤褪下,肥美圆润的玉臀颤巍巍地在男孩面前裸露出来。

  夏韶涵的双手也在摸索着,宽松的练功服很容易就被褪下,两颗饱满丰盈的傲乳与凉凉的空气接触,让江雪身子不由的颤抖了几下。

  「妈妈,你的这里,真的诱人呀,难怪龙儿总是迷迷恋恋的!」夏韶涵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江雪的乳肉柔腻绵软,轻轻一碰立即泛起一丝波纹扩散,见着男孩眼直直的样子,不由玩心大起的,试着弯下腰用舌头挑了一下乳珠,已经充血勃起的乳珠便朝乳晕处陷去,好似蒸熟的绵软乳膏上点缀的豆蔻,被外力一推就陷入乳肉深处。

  「嘤咛!」江雪敏感的吟出声来。

  夏韶涵越发喜欢的将乳珠纳入口中,真是乳肤润滑,宛如剥壳鸡蛋般美妙,舌头在拨动,将乳头舔得滚来翻去。

           ************

  「龙儿……小坏蛋……轻点……」夏韶涵眼媚似要出水一般的圈住男孩纤细光光的身子,呢喃道:「龙儿……你说说……妈妈和外婆……哪个好呀……」「妈妈和外婆的……都好……」男孩趣意大升,左边捏了一下夏韶涵的玉乳,乳肉丰实弹滑,饱满坚挺,右边捏了一下,江雪的硕乳这是绵软柔腻,上小下大的宛若水滴。

  抬起的眼看到夏韶涵和江雪娇羞中期盼的望着自己,望着自己两只小手掌中横溢的乳肉,痴迷道:「妈妈和外婆的……都好大,龙儿就喜欢妈妈和外婆这么大的!」看到夏韶涵鼓励自己继续说下去的笑容时,接着道:「外婆的乳肉绵软,乳脂均匀乳瓜若球,圆而些许的垂吊,更现女人的熟韵。而妈妈的乳呈梨状,乳尖上翘,乳型完美,即使是生育后更肥厚,也保持着象外婆说的丰挺。」男孩扭捏着,似有无限深情的叙述,忽的昂起脸在夏韶涵的乳房上满满的吸了一口奶吞下,又转过头吸吮了几口江雪的乳,陶醉似的道:「妈妈的乳汁淡雅清香中混着乳香甜腻,而外婆的虽然没有乳汁,那也有一种味道,清雅如诗清幽若茶的味道。」夏韶涵和江雪两人被男孩吸吮得乳肉酥麻,身心皆软,娇媚呢喃地倚在男孩身旁,「小坏蛋……还有什么……」「妈妈和外婆……都是媚骨天成……骨肉柔腴……龙儿现在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柔若无骨……妈妈和外婆娇躯丰腴……而且软绵绵得……像是毫无重量……就像熟美多汁的水蜜桃……轻轻一碰……会崩出鲜美的蜜汁……还有……胸乳那么丰盛……乳瓜沉甸甸地镶在胸前……一个呼吸都会抖出迷人乳浪……」男孩断断续续的痴迷般叙述着,一会儿是夏韶涵多几分弹性和坚挺的双峰圆润高耸,一会儿是江雪的熟媚透骨摇摇欲坠的乳肉荡漾。
  「妈妈……外婆……那么弯下身子来……」男孩央求道。

  夏韶涵和江雪暗暗「睟」了男孩一下,知道小坏蛋又要享受,可就是想不出什么要拒绝男孩的念头,相互对望一下,红着脸扶在沙发上弯下了身子。

  这样的姿势极为诱惑,如浑身无力般,丰满的上半身趴在沙发上,两对饱满挺拔的浑圆美乳倒垂而下,犹如两团发醒了的膨大雪面,堆雪似的乳峰溢成一团,中间一条延伸直下的狭长深沟,柔软的乳肉还没有失去原本浑圆饱满的形状,更有一大片从沙发处溢出的腴沃腻白。

  站在两具光溜溜的身子后面,男孩张开的双手抚到了白花花一片的肥厚臀瓣上,「妈妈……外婆……好大的臀瓣呀……」两个极品美臀并排而现,四周仿佛也飘逸着淡淡的芬芳,江雪的臀肉跟胸乳一样柔软肥美,圆鼓鼓的就像两颗大白蜜桃,肥美多汁,哪怕是轻轻踏步也能激起阵阵臀浪,而黑油油毛发间的玉壶在臀股间好似一朵玫瑰,正在慢慢展露花瓣,饱满的穴肉堆在中央,又似一枚淋上蜜汁的小馒头,稍一用手触碰,便会溢出甘美汁水,在蜜穴上端便是那朵妖媚的菊蕾,正在肉缝深沟一开一阖;

  夏韶涵的臀瓣圆润结实,丰弹细滑,雪股玉臀,耸翘若丘,臀缝紧凑,将菊瓣隐藏深处,而腿心黑绒茂密,乌亮晶莹,唯有仔细观望才能看见密林之中的一道红嫩。

  这般姿势,两瓣臀肉凝于半空,玉臀更加的圆肥,粉白鲜嫩的肌肤和臀脂更像两只饱含汁水的大白桃,而白桃中央是要被自己巨棒撑开的蜜裂,肉壶更加的凸显,艳媚的模样更加诱人。

  「龙儿!够了没?」娇羞羞的话语从俯着身子的夏韶涵嘴里吐出,仿佛是被男孩炙热的眼神烘得身子滚烫滚烫。

  「妈妈……外婆……龙儿要……」男孩越发觉得下体肿胀得难受,禁不住央求起来。

  夏韶涵直起身子,将男孩的手臂牵到自己胸前,将小小的脸埋进自己的胸乳上。

  啊!是乳脂横溢的感觉!

  啊!是乳珠挺翘的感觉!

  啊!是乳汁汹涌的感觉!

  啊!是乳香甜腻的感觉!

  「龙儿……这样……舒不舒坦?」男孩用力的吸吮那白花花颤巍巍的乳肉,急促的问道:「妈妈……你舒服吗?」夏韶涵身子一颤,原本就快美的陡然间又翻了一倍,阴精又差点溃堤涌出,急忙收腹紧臀,堪堪忍住了逼人的炙热,娇喘道:「龙儿……好酸……好麻……」「外婆……妈妈……龙儿来了……」「来吧!龙儿,快吸,妈妈也要来了!」「龙儿……射……射到……外婆嘴里……嘴里……」

           ************

  「妈妈,好点没有?」夏韶涵推开淋浴室门进来问道,在客厅轻轻的埋怨了男孩几句,「惩罚」性的让男孩去厨房里准备早餐,惦记着江雪,跟着进来,道:「龙儿我已经说他了,这小坏蛋。」「龙儿不高兴了?」江雪脑海里唤起一副男孩耷拉着头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道。

  「妈妈又宠龙儿了。」夏韶涵打趣道:「小坏蛋,一点怜香惜玉都不会,肯定是那么老长的东西戳得妈妈不舒服了。」「和龙儿没关系。」江雪听出夏韶涵调笑的依偎,脸颊一热,镜子里都看到自己的脸绯红起来,夏韶涵说的男孩「老长的东西」,幸亏自己刚才握住了根部,只让露出手掌的硕大部位进出自己嘴里,就不会太深的戳到喉咙。

  「那就好,刚才我还想让龙儿吃吃禁闭呢。」夏韶涵松了口气,那用嘴巴舔吮男孩的巨物,无论是握住还是男孩的抽插,都说过要注意的地方,刚才倒真没有感觉到男孩有什么猛烈的动作,「没有弄坏就好。」「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有这种反胃的感觉,而且身子还比以前倦怠多了。」江雪看着镜子里自己绯红着的脸,那是张写满风韵的脸,不由觉到一种羞意,忙转过来对着夏韶涵道:「很奇怪的感觉,好象和以前怀你时的样子。」「反胃?!倦怠?!」夏韶涵认真的望着江雪,慢吞吞的重复道。

  两个大大的问号在江雪和夏韶涵的眼眸里闪耀着、传递着、碰撞着,仿佛同时想到了什么,江雪的脸「唰」的白了,「怀孕!」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