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亚父的禁忌之脔】(第一卷)【 作者:水玥萱】
【亚父的禁忌之脔】(第一卷)【 作者:水玥萱】
字数:759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卷血羁禁断

             第01章情伤别离

  我,又蜷缩在了床上。

  看着窗外日暮的光影,却只能看着。

  自从那一日,听到看到了男友背叛我的场景。我,只能想爷爷哭诉。爸爸妈妈我是不敢告诉的,他们还不知道我的恋情的。

  虽然,段若风打了很多电话给我,可是最後我却关机了。我,不想听任何解释,也不想看到他。

  爷爷说,他来找过我。但是,却被爷爷挡在了门外。还好,那时候爸爸妈妈不在家。爷爷说,他还想想要解释什么。

  可是,爷爷告诉我的时候,我只是隔着门,蜷缩在床上。就像是此刻,蜷缩着。

  不同的是,那时候的我,是在上海。此刻的我,却已经到了台湾了。

  我不知道爷爷是怎么办到的,也从来不知道,原来台湾还有我的一个姑婆。只是,爷爷将我送到以後,就离开了。

  姑婆,将我交给了两个她的儿子,也就是我的两个叔叔。然後,她跟着爷爷回上海了。

  我,已经住了一个月了。

  叔叔们,对我很冷淡。我,常常可以从他们眼中,似乎看到对我的冷漠,甚至一丝丝的厌恶。

  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这里很奇怪。

  姑婆和爷爷的关系,让我觉得爷爷似乎很讨厌这个妹妹。而且,爷爷从来没有告诉我还有一个妹妹的存在。

  而叔叔们,常常早出晚归,我几乎也是见不到的。

  我,下了床,看着窗外的景色。

  就像是小说中曾经看到过的,这里叫做阳明山。不过,我从来没有出去看过。除了,那一日进来时看到了一点点而已。

  这里的管家告诉我,我的两个叔叔,一个叫做莫凡天,一个叫做莫凡宇。我有一些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姓莫?

  但是,管家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告诉我,他们的老太爷,就是叔叔的父亲,其实是意大利人。可是,管家却很少提及姑婆的事情,也没有告诉我叔叔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只知道,我的两个叔叔,似乎还有另外的名字。

  「小姐,晚餐准备好了。」敲门声,穿透了整个寂静的房间。

  我,只是慢慢的走了过去,打开了门。女仆看到我开门,只是静静的领着我下去了。

  我只是,这又将是我一个人吃晚饭了。不过,我也习惯了。

  吃过了晚饭,我一个人坐在了花园中。此刻,已经是九月份了。不过,台湾的天气真的是和上海不同的,前几日还有大风,今天又变得晴朗了。

  温度,其实还算是好的。比起上海夏日的温度,这已经算是比较低了一点点了。

  或许,是在山上的缘故。所以,看到的天空更加的明亮吧?

  看着手腕上的手链,指腹抚触到了那一丝的冰凉。

  这一颗颗的紫水晶,是那时候段若风亲自选的,一颗颗穿上,送给我的。
  可是……

  终於,发狠的扯下手链。

  我看着一颗颗水晶,掉落在了草地上。草,已经掩去了珠子的踪迹。

  而我的心,已经像是这一串手链。

  早已散落,不知掩埋在了何处了。

  我告诉自己,要用一个月的时间,忘了那一段情伤。

  可是,四年的感情。或者说,四年的我认为的感情。想要在一个月中忘却,谈何容易呢?

  「小姐,两位老爷回来了。」我听到管家的声音。

  两个叔叔回来了?

  我,擦去了脸上,不知何时留下的眼泪。

  我知道,两个叔叔似乎不喜欢我。可是,在这里,我只有他们两个亲人了。
  所以,我总是想要讨好他们。至少,不要讨厌我也好的。

  「大叔叔,小叔叔。」我,乖乖的叫人。

  大叔叔莫凡天,只是冷淡的看了我一眼。小叔叔莫凡宇,至少给了我一个微笑。

  至少,他们现在还会看我一眼,不是吗?

  刚来的时候,他们可是连看到不看我的。

  我苦笑了,然後上楼了。因为我看到了,他们身後还有人。他们,应该是有事情要说的。所以,我还是走开比较好。

  关了房门,所有的微笑,都冻僵在了嘴边。

  靠着门,身子慢慢的滑下,跌坐在了地上。

  将头蜷缩在了膝盖间,满室的黑暗,只余下低低的抽泣声。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传来。显示的,是妈妈。

  「忘儿,在台湾玩的开心吗?」

  我听到的,是妈妈的声音。爸爸妈妈只知道我是来台湾玩的,只知道爷爷将我送到了几十年没有联系过的姑婆家玩的。

  「恩,很开心。你和爸爸还好吗?爷爷好吗?」我抹去了泪,语带着笑意。
  「我和你爸爸很好,爷爷也很好。」

  我听着妈妈说着慈爱的话,听到爸爸在一旁一直说『让我也和女儿说说话』。眼中,却早已蓄满了泪水了。

  我的回答,只有『恩』和『好』了,我怕一开口,妈妈就听出了我的哭声了。
  挂上了电话,我趴在了床上痛哭。

  在这里,虽然逃避了段若风的纠缠。可是,却也得不到父母和爷爷的安慰了。
  叔叔们,对我没有半点儿亲情的慈爱。那些下人们,因为身份,也不会和我说太多。

  在这里,我只是一个人呆着,一个人看着天空,看着花朵,看着一切的一切。却,只是看着宅子中的一切罢了。

  想起了妈妈一声声的呼唤我忘儿,我看着透着黑色的窗子外的天空。

  爷爷为我取名望忧,就是希望我可以忘记忧愁。所以,我的小名才会叫做忘儿的。

  我,应该要忘记的,对不对?

  段若风如此对我,就算是四年的感情。

  他都不在乎了,为何我还要念念不忘呢?

  为何,一段感情,最後无法忘却的总是女子呢?

  不该是如此的!

  我是莫望忧,是莫家的小公主,是莫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

  一段感情而已!

  忘了吧……

             第02章何以解忧

  第一次,这是大概一个月来第一次吧?

  我一早就起来了,来到了厨房。这,自然吓坏了那些下人和厨子。

  不过,我只是想给两个叔叔做一些早饭罢了。

  或许,这只是我讨好的一种方式吧。我,希望可以和他们好好的相处,至少他们可以将我当作了一点侄女也好的。

  厨子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我熬了一些皮蛋瘦肉粥,还做了一些小点心。帮着我,端了出去。

  刚摆好碗筷,两个叔叔就下来了。

  「大叔叔,小叔叔,早。」我摆出了微笑,向他们打招呼。

  得到的,只是冷漠的一眼,还有一个微笑。

  只是,当他们看到早饭的时候,似乎都有一刻停滞了。

  「这是我做的。这些,都是我们那边会吃的。」我立刻开口,那些下人们也习惯的为他们盛上早饭。

  「你一早起来,就是为了做早饭?」开口的,是莫凡宇,我的小叔叔。
  「恩,我早上起来没有事情做,所以才想做一些我们那边的早饭的。」我低下头,余光看到他们似乎吃了。

  「味道还不错。」

  小叔叔的一句话,让我松了一口气。

  相比较大叔叔而言,小叔叔对我比较和蔼一些。至少,偶尔还会和我说上几句话的。

  我,悄悄的看了一眼大叔叔。他,只是沈默的吃着早饭。

  一顿早饭,至少还是有一些帮助的。

  至少,席间我和小叔叔说了那么几句话的。

  「若是无聊,就去逛逛。」

  在大叔叔离开餐桌前,留下了一句话,还有一张卡。

  我看着他们离开,应该是去上班了。拿着卡,慢慢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望忧!加油!

  我为自己打气。至少,刚才大叔叔那么说,也是关心我的,对不对?

  握着手中的卡,我带着一丝的微笑。

  下午,我向管家说了,想去逛逛。不过,却只是让司机带着我,随意的下山逛逛而已。

  开着车,在台北拥堵的大街上。我只是透过车窗,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
  他们的脸上,似乎都带着笑容。

  可是,为何,我却笑不出来呢?

  台北,我不熟悉,只能看着路牌,来辨别是什么地方。可是,就算是知道了是什么地方,又能如何呢?反正,我也不会一个人来逛街的,不是吗?

  「小姐,这里是101。」突然,司机开口。

  我看着那幢高楼,很高很高。就像是东方明珠是上海的象征,这101也是台北的象征建筑了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对比着它的高大,下面的人群都是如同蝼蚁一般了。

  突然!不知道为何!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来呢?

  「回去吧。」最终,我却还是开口了。

  慢慢的,车子爬上了山。我看着路边的景色,是如此的美丽。

  可是,心中却一点点的痛了。

  望忧!你不是说要忘记的吗?

  想起了昨日自己的发誓,用一个月忘记!现在,已经是新的一个月了!
  可是,如何才能够忘记呢?

  明知道,他不可能来。可是,刚才只是一个可能熟悉的身影,却已经想起了他了。

  下车,我选择了走进花园,坐在泳池边。

  看着清澈的泳池,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要跳进去,好好的让自己醒醒脑子。
  莫望忧!那个男人背叛了你!他背叛了你们四年的感情!

  你不要再想着他了!

  他,不值得你为他伤心!不值得啊!

  一阵风吹过,脸上却凉凉的。

  我伸手,却碰触到了湿润。

  不准哭!我告诫着自己!慢慢的,抹去了泪。但是,眼神却收不回来了。
  到底,如何才能够忘忧呢?

  晚餐时,还是我一个人。只是,这一次管家却在。

  「小姐,接下来的几日可能会台风。所以,小姐可能不能出去了。」

  说完,就走了。

  而我,只是一个人默默吃完饭,然後上楼去了。今日,似乎两位叔叔会晚回来。

  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也没有人告诉我。

  要台风了吗?

  似乎,这就是九月份台湾的天气吧。多雨,而且多台风。

  不过,无所谓。本来,我就是很少出去的。

  今天,也只不过去看看罢了。

  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上个月来是如此的。

  将空调调低,感觉到了冷,才窝进了被窝中。随意的浏览着网页,看着视频。
  或许,就这样子忘记那些事情,也是好的吧?

             第03章为叔叔治伤

  翻来覆去,我却怎么都无法入睡。口,却有一些渴了。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叔叔也该是回来了吧?

  呵呵,我轻笑,不管他们回不回来,似乎也和我没有很大关系的。

  可是,我却在楼梯口的时候,听到了下面似乎有人,而且很多人。

  我不敢下去,只能躲在他们看不到的转角处,听着下面的声音。

  听了好久,终於才了解了一些。原来,是我的大叔叔受伤了。那,似乎是枪伤吧。

  心里,有那么一阵,是有害怕的。

  枪伤?什么人会受枪伤,如何受枪伤。这些,我最多看到的是电影电视里面的。

  常常也会出现在台湾小说,里面也会写到。可是,在我的生活中,是从未出现过的。有那么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想要立刻冲回房间,带着行李回上海的冲动。
  可是……回去了,就要面对段若风,面对那一段的背叛。

  最後,我只是站着,一动不动。

  「二爷,现在怎么办?爵爷不可以去医院,可是这枪伤,怎么办!」我听到一个人,似乎是这么说的。

  「不行!必须要为大哥取出子弹!」这,是小叔叔的声音。

  我听着,终於知道了。是大叔叔肩上中了子弹,此刻已经昏迷了。而他们,不可以将大叔叔送到医院去的。而他们的专属医生,似乎不可能短时间内赶来。
  我咬着唇,偷偷的看着楼下沙发上昏迷的大叔叔,还有一群我不认识的叔叔们。

  突然,我想到,若是我现在可以救大叔叔,那么我和两位叔叔的关系,应该会好很多吧?至少,他们会因为这样子,把我当做一点亲人的感觉吧?

  「小叔叔,我……我可以为大叔叔取出子弹。」终於,我还是鼓起勇气下了楼。

  所有人,都看着我。小叔叔是惊诧,其他人是不信任。

  「你……还没有睡觉。」小叔叔的话,却没有回答我。

  我知道,他们是不相信我的。

  「我以前学的是法医,所以应该可以的。」我让自己不要怕,就算他们是陌生人,也不要怕,「反正,大叔叔此刻也没有人可以医治,不是吗?」

  所有人,因为我的後半句话,沈默了。最终,我看着小叔叔点头,算是让我试试么?

  我立刻回房,拿了毕业前,好友秦凌送给我的一套手术刀具。本来,带来只是为了秦凌如今已经出国了,我们相约无论身在何处,都会带着彼此送的东西的。可是,此刻却用上了。

  「那个,没有麻醉药……所以,小叔叔你要摁住大叔叔……」我,将刀具摊在桌上。也让管家找了一盏酒精灯。可是,却没有麻醉剂。

  终於,一切都准备好了。大叔叔,也被摁住了。虽然,他是昏迷的。

  大学里,我只是解刨过尸体而已。此刻,却是一具活生生的人体。那一刻,让我有一丝的害怕。

  望忧!不要怕!

  终於,调整里呼吸,我小心的烫热了刀子,慢慢的割开了伤口。

  我知道,此刻的我全副的心神都在那小小的伤口上。昏迷的大叔叔挣扎了一下,但是被小叔叔他们摁住。我感觉到,自己的心,鼓跳着,但是还是下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於用镊子将子弹取了出来。终於,缝合了伤口。终於,上了药包扎好了。

  放下血淋淋的刀具时,是几乎有一些虚脱了,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此刻,所有人都看着我。眼中,没有了不信任。多了一些,或许是佩服?
  「大叔叔,可能还会发烧……所以,要有人看着的……」我看着小叔叔,开口。

  小叔叔看了我一眼,「你先去休息吧。」

  说完,让人小心的将大叔叔抬回了他的房间。所有人,都被小叔叔赶走了,让他们去休息了。

  我一直跟着,看得清楚,那些人也有受伤,但是已经简单的处理过了。
  最後,开着的门口,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你……」小叔叔看到我,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

  「小叔叔,我和你一起照顾吧。至少,我有一些医学知识的。」

  我只希望,如此的话,能够和他们亲近一些。

  小叔叔审视了我许久,终於答应了。

  如同我预料的,大叔叔在清晨的时候,开始发烧了。我和小叔叔轮流的照顾着,一直到中午,终於退烧了。

  此刻的我,坐在房中的沙发上。手里,是小叔叔刚才递给我的粥。而小叔叔,也坐在我的旁边。

  「没有想到,你敢取子弹。」

  我看着手中的粥,听着他的话。他的敢,应该是包括了许多的意思吧?
  「我学的是法医。所以……以前解剖过的……」我的声音,很轻很轻。
  这是第一次,小叔叔如此近的和我说话。也是第一次,我从他的口中,听出的是真诚。没有厌恶,没有虚应。

  一直到下午,一个男子来了。

  小叔叔告诉我,他是他们的私人医生。而我,一夜未睡,小叔叔只让我快点去休息。

  躺在了自己床上,很累,眼睛很酸。可是,我却是第一次,带着笑入睡的。
  这一个月来,第一次,睡前心情很好。而且……很好眠。

             第04章叔叔的改变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起来後,我立刻去了大叔叔的房间。小叔叔告诉我,他已经醒了。也知道了,是我为他取的子弹。

  「小姑娘,你很勇敢,也很厉害哦!」一个声音,突然出现。

  我看着那个儒雅的男子,他是那个医生。不过,我却不认识。

  「我叫霍子成,是你两个叔叔的私人医生兼好友。」

  「霍叔叔好,我叫莫望忧。」我乖乖的打招呼。

  「叔叔?」他似乎对於我的称呼有些不满,「我也没有多老吧?不需要叫我叔叔吧?」

  我看了一眼小叔叔,也看了一眼床上已经醒了的大叔叔,不知道如何回答。
  「子成,她还是个小孩子。不要把你那套用在她的身上。」一旁的小叔叔,倒是开口了。

  我看着霍子成对我笑了笑,然後耸耸肩。

  「好吧,小望忧,看来我只能做你叔叔了。」

  他挤眉弄眼,让我有些想笑。可是,他的小字,却让我有一些的不快。
  「叔叔,我不小了……我已经大学毕业了。」我特别加重了小字。

  而他,只是哦了一声,「才大学毕业啊?那还真的是个小孩子呢!」

  最後,我无奈了。

  也是,对於他们来说,我真的是个小孩子吧?

  有那么一瞬间,房间内一片安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大叔叔你饿吗?我去煮一些清淡的东西吧……」

  说完,立刻跑了出去。

  身後,似乎听到霍子成说了一句,「看来,小望忧很怕你们呢!」

  我,只是跑到了厨房。

  看着煮着的粥,只是发呆。

  此刻,是不会有人阻止我的。他们都知道了,这是我的唯一的爱好。

  我也知道,这些事情不需要我做的。只是,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呆在房内做什么。我,本来就很少和他们说话的。

  我也知道,其实在内心的深处。我还有,有一些害怕的。害怕着什么,我也不清楚。

  或许,那枪伤,就已经够让我害怕了吧?

  煮好了粥,让女仆端了过去。而我,则是回了房间。

  却不想,看到了手机上好多秦凌的未接来电。

  「凌儿?」我拨通了电话。

  「忧忧,你和段若风……分了?他背叛了你?」电话那头,是秦凌担忧的声音。

  这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她。但是,她还是知道了。

  「恩,」我,还是有着伤心的。

  「那个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他竟敢这么对你!忧忧,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前一刻,还是气愤。下一刻,却立刻又关心我了。

  「凌儿,你在国外。我不想你担心,你只要好好的完成你的博士学业。」我知道,若是我一早告诉她,她一定乘着没有开学立刻回来的。

  「可是……」

  「凌儿,我没事!真的没事!现在,我在台湾的叔叔家里面。他们……对我很好……」後半句话,我说的有一些心虚。

  「真的吗?」电话那头,似乎还有担心。

  「真的!他们都知道我的事情的……他们……都安慰我的……」这些,是我骗她的。

  和凌儿说了好久,终於她放心了。

  挂了电话,我却蜷缩在了床上。

  看着落地窗外的明亮,我只是默默的流泪。

  这一刻,我却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段若风的背叛,还是因为叔叔们的冷漠,或是因为凌儿的关心。

  是悲伤的眼泪?是无奈的眼泪?还是……感动的眼泪呢?

  一直抽泣,一直哭着,直到天色暗了。眼睛有一些干涩,照了镜子才知道,自己已经哭红哭肿了眼。

  本想着,晚饭时候,一定是一个人,也没有关系。

  可是,却没有想到,楼下两位叔叔和霍叔叔都在!我这才知道,原来大叔叔说伤的只是肩膀,没有那么虚弱。

  我让自己,尽量的低着头。我知道,此刻自己的眼睛,真的是不能见人的。
  我坐在了小叔叔的旁边,对面是霍叔叔,而大叔叔则是坐在首位。

  「小望忧,你是不是哭了?眼睛好像很红肿。」突然,霍叔叔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没……没有……刚才眼睛里面进了东西,揉了一下。」我还是低着头。
  突然,头被抬起。我看到的,是小叔叔的脸。

  「你真的哭了?为什么哭?」小叔叔似乎有一些歉意,就连大叔叔都似乎有一些皱眉。

  我知道,他们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刚才,和好友打了电话。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所以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有一些怀念和伤感。」我,只能这么说。

  可是,心中因为想到了那人,还有一些的痛。

  三个叔叔,随後只是与我闲聊了一下。

  但是,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开心了。看来,这一次,叔叔们是真的接受了我了,是不是?

  我告诉三个叔叔,可以叫我忘儿。我的家人,都是那么叫我的。

  小叔叔看我的时候,是带着笑意的。

  大叔叔虽然还是没有表情,但是没有了冷。

  霍叔叔有一些玩世不恭的感觉,可是却是很温柔的。

  终於,用了一个月。

  我,终於是得到了叔叔们的承认了……

  那一晚,我睡得很好。

              第05章心锁

  第二天起来时,才发现,外面已经是刮起了台风。甚至,还下着雨。

  叔叔们说,这种天气,在台湾似乎很正常的。过几天,就会好的。

  每天,两位叔叔都会和我说一些话,霍叔叔也常常会逗我笑好久好久。
  一个星期後,终於天放晴了。霍叔叔,也要走了。有那么一刻,我是舍不得的。因为,他已经将我当做了亲侄女一般了。

  不过,两位亲叔叔现在和我关系也很好了。至少,小叔叔是如此。大叔叔……他还是很多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

  不过,够了。

  我一直都知道,似乎他们和姑婆之间,甚至和爷爷之间,有着什么秘密的。因为,我看得出来,叔叔不止是一开始讨厌我。也讨厌姑婆,也就是他们的母亲。甚至,对爷爷也是有着反感的。

  可是,我却不知道原因。

  一早,伤已经差不多好了的大叔叔,还有小叔叔都出去了。

  而我,吃完了早饭,则是让司机带着我下山,去逛逛了。

  现在,我和整个宅子上下人,关系都很好了。或许,是我那日为大叔叔取子弹的关系吧。无论如何,这样子是我最希望的。

  「小姐,你可以下次晚上出来。那时候,这里就有夜市了。很热闹的。」司机笑着告诉我。

  我现在的心情很好,所以看着车窗外的街景也是另外一种心境了。

  「夜市?我听说过的。有士林夜市,还有饶河夜市,还有……」我如数家珍的一般,数着自己知道的夜市。

  「下次小姐可以晚上出来,您一定会喜欢的。」

  「好啊。」我笑了。

  我感觉到,现在所有人都对我很亲切。

  「这里是忠孝东路,小姐要不要下去看看?」

  我点头同意,等到司机找了一个停车的地方停下。

  我走在这属於台北的街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琳琅满目的店铺。
  终於,司机来到了我的身边。一一的为我介绍,而我只是走过一家家店,却不进去。因为,我只是想要看看而已。

  以前,我也想过要到台湾旅游的。可是不知道为何,爷爷却不同意。

  现在,我终於可以好好的看看了。

  毕竟,这一块土地,也是祖国的土地。再如何,我还是没有走出国门。这,就足够让我安心了。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土地,可是却见不到那个熟悉的人。
  这,大概是爷爷选择送我来这里治疗情伤的原因吧。

  走着,听着,我的脸上都是带着笑意的。

  终於,走到了一件咖啡馆。我带着司机,本想要进去坐坐的。

  可是,笑容僵在了脸上。

  看着透明玻璃窗内的人影,我有一些不敢置信。

  段若风?!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来的!他,不知道我在台湾的!就算知道,如此大的地方,怎么可能遇到!

  那个人……只是一个长的相似的人吧?

  可是,我却不敢进去了。

  那个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注视,抬头看向我的方向。

  是他!我知道,是他!

  「我……不想喝咖啡了。我们,回去吧。」

  我快步的走向停车的地方,司机立刻跟上我。

  「小姐,您没事吧?怎么了?」

  我不说完,只是走着。

  突然,身後却有呼唤我的声音。

  「忧忧,听我解释好不好!忧忧!」那声音,是我如此的熟悉。可是,却让我很痛。

  我,几乎用上了跑的。司机自然也跟着,终於到了停车子的地方。

  「快开门!快回去!」我,有一些歇斯底里一般了。

  司机一开门,我就冲了进去。

  隔着车窗,我看着段若风跑了过来。

  只是,车子开了。

  他,似乎说着什么,喊着什么。他的身後,似乎也带着随从。

  透过後视镜,我看到他追着车子奔跑。

  直到……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直到……他的声音,被熙熙攘攘的车流淹没了。

  「小姐……您……怎么哭了?刚才那个先生,您认识吗?」

  司机的话,让我反射性的抚向了脸颊。

  我……真的又哭了……

  为什么,我总是哭呢?

  一路上,我只是贴着车窗,看着窗外。

  可是,眼前却是一片模糊的。

  回到了山上,我冲回了房间。

  将房门反锁,却躲进了衣柜里面。

  紧紧的蜷缩着自己,困在黑暗中。

  只是……不断的宣泄自己的伤心……

             第06章叔叔的怒气

  中饭时候,有人来敲门,可是我却没有回应。

  晚饭时候,又有人来敲门,只是我还是没有回应。

  「忘儿,你开门!出了什么事情?」门外,突然传来了小叔叔的声音。
  我,还是躲在衣柜里面。

  「忘儿,开门!」这一回,是大叔叔的声音。

  一直的敲门声,让我终於慢慢的从衣柜中出来。

  这才发现,已经很晚很晚了。

  开了门,看着门口的两个叔叔。我,只是看着。

  「司机说,你下午遇到了一个男的,然後哭着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叔叔看着我,大叔叔也看着我。

  我,只能低着头。

  却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什么。

  就这样子,三个人站在了门口。一直到,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样子有些不妥。
  才将两位叔叔请进了房中,可是我还是选择窝在沙发的一角。

  「到底怎么回事?」这一次,是大叔叔。

  我看着他,他的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担忧。

  我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口中泛出淡淡的腥甜。我才意识到,我竟然已经将唇咬破。

  突然,唇上温热。我惊诧的看着大叔叔用指腹抚着我的唇瓣。

  「忘儿,发生了什么事?」

  大叔叔和小叔叔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一瞬间觉得奇怪,甚至难受?

  望忧!两位叔叔是关心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在内心,暗暗斥责自己。
  「我……只是遇到了故人……」是啊,那个给我带来伤痛,让我逃离的故人……

  我再一次低下了头,唇上的手指也离开了。

  一时间,一室的安静。

  「他,就是让你离开上海,到这里的原因。」

  一句陈述句,似乎小叔叔早已知道了一般。

  我看着自己的手指,「恩……」

  却突然觉得,鼻子有一些酸涩,眼睛有一些酸涩。

  不能哭!不可以哭!不要为了他哭!

  一遍遍的提醒自己,可是……泪却还是滑了下来。

  滴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滚烫滚烫。

  突然,我落入了一个怀抱。有那么一瞬间,我是挣扎的。

  「大叔叔……」我,抵着他的胸膛。

  可是,最後发现。自己真的需要一个怀抱,好好的痛哭一下。

  从事情发生开始,我就一直一个人面对。每一次,都偷偷地躲起来哭泣。其实,我也很想要一个怀抱,让我好好的哭泣一下吧?

  不再挣扎,也不再拒绝。我,失声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我,像是溺水的人找到了浮木一般,紧紧的抓着眼前的衣衫,不断的发泄心中的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骗我!」四年啊!四年的感情,竟然只是一个骗局?
  他来找我,是不是因为我的利用价值还没有结束?是不是!

  我,眼前一片迷蒙,什么都看不清晰。

  只知道,此刻的自己,需要宣泄。

  需要将这一个月来,憋在心中的痛苦一次性的宣泄出来。

  迷蒙中,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抚着自己的发丝。

  就如同……爸爸的大手一般。

  「爸爸……」我,还是叫出了口。

  突然,整个人被推开。我看到的,是带着一丝怒气的大叔叔。还有一旁,同样表情怪异的小叔叔。

  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多么丢人的事情。

  「对不起……」我低下头,只是看着地毯。

  「我不是你的爸爸,也不会是你的爸爸!」不知道为何,大叔叔的语气,有着坚定和愤怒。让我,觉得很奇怪。

  「我……知道……」我开口,却还是抽泣着,「你,你们是我的叔叔……」
  我想,叔叔们还是不太喜欢我的吧?所以,才会如此的。

  许久许久,没有人再开口了。

  直到……

  「忘儿,你和那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这一回,是小叔叔。

  我感觉身旁的空位,突然陷了下去。是小叔叔,他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一下子,却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了。

  「说说看吧。」小叔叔的手,抚着我的头。

  那一瞬间,又让我有哭泣的冲动了。但是,被我克制住了。

  缓缓地,我开始叙述,那背叛的痛苦。至於四年的感情,也只是简略的提了一下。

  「他……是我的初恋……可是,原来我只是一颗棋子……」说到最後,我只能苦笑。我还以为,我的家人不强迫给予我政治婚姻,我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了。

  谁知,那也是一个骗局罢了。

  我以为,两个叔叔听过也就罢了。

  可是,不知道为何,我却感觉到了他们浑身散发的怒气。

  「叔叔……」我,有一些瑟意。他们,是因为我用这种小事情烦他们,才生气的吗?

  突然,两人同时站了起来。

  头也不回,走向了门口。

  我的眼眶,还是红红的,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的反应。

  在门关上的那一霎。

  「我们,不是你的叔叔!」

  第一次,我看到小叔叔是那样子的表情和我说话。

  门,被无情的关上了。

  泪,却决堤了。

  我们,不是你的叔叔?

  这句话,不断的在我脑中重复。

  好不容易,终於可以亲近一些了……可是,一切又都恢复到了原点了,是不是?

  第07章叔叔,你们做什么!

  那日开始,我就躲在了房中了。每一顿,都是由女仆送进来的。

  我,只是呆呆的坐在床上,蜷缩着。

  有时候,则是蜷缩在落地窗外的阳台上,看着明媚到刺眼的阳光。全然,忘记了此刻太阳还是有些毒辣的。

  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回到大陆,回到上海了。

  这里,叔叔们是不欢迎我的吧?虽然,我不知道原因。

  他们那日的温柔,让我有一些感动。可是,下一刻的话语,也让我伤心。
  只是,他们从未见过我,而我是不请自来的,还要他们照顾。他们,愿意照顾我,也已经不错了,不是吗?

  或许,我该打个电话给爷爷。反正,此刻段若风在这里。那么,我回去也没有关系吧?

  或者,我可以去找秦凌。她此刻,还在意大利求学,我可以顺便散心。
  打开了落地窗,坐在了中间。房内,空调的低温,房外却是夏日的温度。两种温度,围绕在我的周身。

  突然,门被打开。

  我看着门口的人,竟然是两位叔叔。

  他们,很少会在白天在家的。

  我站了起来,走向他们,不知道他们找我什么事情。

  「大叔……唔……」

  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只是看着眼前的一切。

  终於,恢复了意识!

  我!被自己的叔叔!被自己的大叔叔!吻着!

  「不!」所有的力量爆发,将眼前的人推开。

  冲力,让我跌坐在床上。

  我只觉得浑身发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大叔叔吻我?!小叔叔,就这么看着!

  「大叔叔!你做什么!」我,不敢置信。

  「我不是你的叔叔!不准你再叫我叔叔!」大叔叔的话,让我退缩了一下。
  「小叔叔……」我颤抖着,看向了一旁的小叔叔。

  「我,也不是你的叔叔!」

  他的话,让我脑子嗡嗡作响。

  现在,是什么情况?现在,是怎么了?

  「忘儿,你听着!」我的肩头,被大叔叔抓住,「我们,不会是你的叔叔!而你,会成为我们的女人!」

  一句话,像是把我打入了无边的地狱一般。

  我只是发愣的看着他们。大叔叔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而小叔叔,却只是在一旁附和。

  「不要!」我尖叫!「你们是我的叔叔!我的叔叔啊!」

  我不相信!不相信这一切!

  我是在做梦,是不是?是不是!

  「我们不是!」小叔叔抓住了我,「至少,对我们来说,我们只想要占有你!」
  我摇着头,心中此刻有着崩溃。

  「不是的……不是的啊!我是你们的侄女!侄女啊!我们,是有血缘的!」我,心中充满的恐惧。

  不断的挣扎,不断的往後退缩。

  「这是在梦中!一定是在梦中!」我,退缩着,不断的摇着头。泪水,随着每一次的摇头,滑落。

  可是,我却被抓住,往前一拉。

  「唔……不……」看着眼前放大的小叔叔的脸,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当他放开我的时候,我竟然发现,他们两个竟然只是看着我。

  「不要……不要!」我,不可能接受的!

  「我要回家!我要回去!你们疯了!疯了!」

  心中的情伤痛苦,怎么比得上现在的痛楚。

  我被自己的叔叔,亲叔叔说!想要占有我啊!

  「我们不会让你走的!」大叔叔扣住我的下巴,让我无法再退缩了。

  我看着他,他的语气,是真的!是在说真的!

  我摇着头,一股冰冷,从脚趾席卷过全身。

  「不……不……不!」

  只觉得,眼前一黑。

  再也,没有了意识。

  第08章占有欲而已?

  从小,我和弟弟就知道,我们的父母发生了些什么。

  父亲挚爱着母亲,可是母亲,却爱着不该爱的人!

  从小,我们看惯了父母相处的方式。

  直到,那一天。我和弟弟,亲眼看到了母亲,竟然杀死了父亲!

  母亲,明明知道我们看到了,却毫不理会。

  终於,在父亲的葬礼上,我们看到了母亲心爱的那人。

  也终於,亲眼看着母亲对着他下药,然後……他们发生了关系!

  我和弟弟,只是冷眼看。很冷很冷的看着。

  或许,在那时候,我们的心,早已扭曲了。

  父亲死後,我们回到了台湾。那里,是父亲的母亲,也就是我们奶奶的故乡。
  从那以後,我们没有再和母亲多说过什么。而她,也从不为那一次的事情解释。

  或许,我和弟弟本来就是冷血的。父亲死了,我们竟然毫不在乎。

  直到,那一天,母亲告诉我们,她哥哥的孙女要来暂住一段时间。似乎,是为了逃避什么事情。

  我和弟弟看到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她似乎很憔悴。

  她的爷爷留下她,就回去了。而母亲,竟然也跟着回去了。

  其实,我和弟弟,从心里面,是有点厌恶那个女孩子的,那个叫做莫望忧的女孩子。

  可是,一个月里面,她很安静。每一次,都会乖乖的和我们打招呼,每一次都会乖乖的呆着。

  管家说,她一直很安静,也不吵闹着要什么。

  似乎,和一些富家千金不同。我知道,他们家在上海,也是有名望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煮起了早饭。

  不过,我和弟弟都没有去管她,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是打定了当她是不存在的一般的念头的。

  直到,那一日中枪了。

  醒来後,弟弟告诉我,是她为我取出的子弹。说到这里,我看得出,弟弟似乎对她有一些佩服的。

  当我见到她的时候,看着她一脸的镇定。不自觉的,也对她另眼相看了。
  因为,没有一个女子,面对那样子的情况,可以如此的自若的。况且,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就连霍子成都说,她的技术很好。

  不知道为何,看到霍子成如同平常一般想要搭讪的时候,我有一刻想要阻止。只是,没有想到,弟弟却先阻止了。

  接下里的相处,让我知道,她真的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同。她,似乎早熟了很多。

  而且,言语间,一直让我觉得似乎她有什么事情隐瞒着。

  突然,很想知道她到底隐瞒了什么。因为,我不允许她的隐瞒!

  自己,似乎对她,还有一种莫名的占有欲?

  她,应该是我的侄女,不是吗?为何,我会有这种占有欲呢?

  直到,那一日,我和弟弟回家,却听说她将自己关在了房中一天。似乎,是遇到了一个男子。

  打开门,我看着她哭红了眼。样子,非常的悲伤。

  不知为何,就这么抱住了她。余光,却看到了弟弟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
  当她在我的怀中,叫着爸爸的时候。一股愤怒,让我推开了她。

  当她,慢慢的说出,她到底为何会如此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是为了逃避背叛她的男人。她,深爱着的,那个男人。

  那一刻,我完全的愤怒了。

  当她开口,叫我叔叔的那一瞬间,只觉得自己怒火中烧。可是,却不知道原因。

  最终,只是转身想要离去。

  却听到,弟弟说,不想要做她的叔叔,也不是她的叔叔。

  那一刻,我明白了!

  从始至终,我只把她当做一个女人!不是一个侄女!

  我,想要占有她!而不是,做她的亲人。

  不过,弟弟似乎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我们,是双胞胎,自然可以感觉的到。

  那一夜,我和弟弟,彻夜长谈。

  弟弟的心,没有我的那么坚定。但是,他却告诉我,他对她,只有占有欲,没有亲情可言。而我,不也是如此!

  可是,我想独占她!

  我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是什么。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要占有她!

  可是,弟弟却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心思,我也知道。

  一夜的谈话,让我们确定了,一起拥有她!

  或许,我和弟弟,从来心思就不是正常的。

  或许,从看到母亲杀死了父亲,从知道了母亲爱的人的时候,我们的心,早已扭曲了。

  不过,无论如何!

  莫望忧,既然是我们的侄女,那也就代表着,一辈子,都是我们的人!
  无论她答应还是拒绝,都无法改变!

             第09章吻的颤栗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两张相似的脸孔。

  瞬间,昏迷前的记忆立刻回笼。

  「不要!」我惊恐的退缩到了床角,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

  「忘了那个男人,你只能是我们的!除了我们两个,我不允许你想着别人!」莫凡天将我扯了出来,压在了床上。

  「我不要!我是你们的侄女啊!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此刻的我,已经被恐惧笼罩了。

  「忘儿,既然我们要你,你一辈子,只能呆在我们的身边。」莫凡宇扣住我的下颚。

  他们,不是我的叔叔!已经不是我的叔叔了!

  他们疯了!疯了啊!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的情伤还没有平复,为何又让我遇到了这种事情!

  突然,一个温热的东西,贴上了我的脸。

  「不要!唔……」唇,被吻住,看到的,是莫凡宇的脸孔。

  他是我的小叔叔啊!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从那天起,我就被软禁了起来。除了整个宅子,我不能去任何的地方了。我,再也不能出去了。

  甚至,我想要和爸爸妈妈或者是爷爷通电话,都需要他们看着。而我的手机和所有可以通讯的东西,都被他们没收了。包括,我的护照。

  蜷缩在房间里面,我想着那日他们疯狂的话。

  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侄女。

  我,将会是他们的人,他们专属的女人。

  我的身子,不断的颤抖。我知道,他们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想到,他们触碰我的身子。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了喉咙口。

  他们,是我的叔叔!我的亲叔叔!和我血缘最近最近的叔叔啊!

  「小姐,可以用晚餐了。」门外,是管家的声音。

  我知道,这几日,大宅子里面的下人都被撤去了很多。换上的,是很多保镖一样的人。

  他们,是怕我逃走!

  这些人,都是他们的忠心属下。

  我看着落地窗外,已经日暮的天色,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现在,他们还没有对我做什么。或许,我可以找机会逃走!

  想要逃走,就必须保存体力!寻找机会,先逃出去再说!再想办法联络爷爷,让他来接我!

  打定了主意,我乖乖的吃饭,乖乖的不动声色。

  这几天,似乎他们两个有什么事情,所以常常很晚才回来。或许,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好机会。

  晚上,我想着如何才能够逃出去。

  突然,门被打开,我立刻惊恐的看着门口。

  「忘儿,你早晚是我们的人,不用这么怕我们。」莫凡宇笑着,一把将我拉到了跟前。

  我跌跌撞撞,撞进了他的怀里。被他拉到了沙发上,旁边莫凡天也坐着。
  「这个,你喜欢吗?」我看着莫凡天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条钻石脚链。

  若是以前,我一定会说,我很喜欢。

  可是!现在!我一点都不想要这两个疯子的东西。

  但是,我不可以触怒他们。否则,他们一定会更加疯狂的。

  「喜……喜欢……」我忍着颤抖,慢慢的轻轻的说出口。

  脚伤一阵冰凉,我看着莫凡天竟然半跪着,为我带上了脚链。

  那一瞬间,我想要缩回脚。但是,紧紧揽着我的腰间的手告诉我,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选择默默承受。

  还好,他们似乎没有对我做什么的意思。

  只是将我吻了个透,才离开。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最近遇到了麻烦,正忙着处理。

  直到他们离开,我才松了一口气。

  望忧!冷静!冷静下来!我不断的告诉自己。

  我一定要逃走!一定!

  一旦他们忙完了,那我的後果,就不堪设想了!

  紧紧的用被子包裹住自己,脑子里面开始想着如何逃离了。

  第10章我不要这样!

  经过几天的研究,我看出来了,那些看着我的人在晚饭後的那段时间最最松散。

  而离那两个人回来,还有一段时间。那时候,我如果逃离,是最好的机会!
  本来,我想要拿掉脚上的脚链的。

  但是!这是最值钱的东西!一旦我逃出去,这个就可以当掉,我就有钱等到爷爷来接我了!

  打定主意,吃完了晚饭,我到了大门口。

  立刻,就被那些人拦住了。

  「小姐,请回去。」他们冷冰冰的语气,让我心中一惊。

  我只能慢慢的转身,准备走回去。

  「啊!好痛……肚子……好痛!」我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那些人立刻围了上来。

  我知道,那两个人下过命令,不准男子碰我!这是占有欲,不过现在正好可以被我利用。

  「好痛……」

  「快!快去叫两个女的扶小姐回去!」立刻,几个人跑了回去。

  我的身边,加上看门的还有三个人。

  「小姐,小姐你如何了?」那三个人,立刻围着我,却不敢碰我。

  「去帮我拿些药和热水来,我吃了就好了。」我对着旁边的两个人这么说。
  看着两个人跑开,只剩下一个门卫了。

  「你快扶我起来啊!」我一边抱着肚子,一边说。

  「这……这……」他立刻犹豫了。

  我作势起来,碰到了他。他吓得立刻退到了一边,不断说着对不起。

  就是现在!

  我立刻拔腿就跑!

  「小姐!来人啊!小姐逃跑了!快来人啊!」

  终於,我冲出了门口!

  我按照之前几次出去的记忆,找了一处草丛躲了起来。现在,天色已经暗了很多。他们,应该是找不到我了!

  我故意将自己的外套扔的很远,然後再悄悄的跑回来。

  看着那群人都跑得很远了,我才慢慢的,小心的往山下而去。

  夜色中,我拼命的奔跑。我知道,过一会儿,那两个人就要回来了!

  一旦他们发现我偷跑了,一定会来找我的!

  突然,我看到了前面有光亮,立刻躲在了草丛中。

  是他们!不过,他们现在正在回去,看来是知道我跑了!

  不过,现在也是好机会!

  终於,车子开过。我再一次到了大路上,沿着大路不断的奔跑。

  我不知道,自己的体力还能支撑多久。但是,我的意志不断的告诉我,一定要逃跑!若是被抓回去,那两个疯子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啊!」

  痛……

  一个不注意,我竟然被绊倒了。

  我知道,此刻自己的手和脚一定被擦伤了,我也知道,此刻自己一定狼狈不堪了。但是,一定要逃走!一定要!

  「好痛……」我勉强的撑起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

  手上和膝盖上都很痛,告诉我一定是擦伤的很厉害。可是,若是此刻不走,自己就没有机会了!

  突然,感觉到後面似乎有车子的声音。此刻的自己,非常的敏感!立刻躲进了一旁的草丛中。

  不一会儿,我看到一辆车子的灯光过来。

  我不敢抬头,低着头,听到车子过去的声音。

  一颗心,终於落下的时候。突然,一声刹车声传来,然後是倒车的声音。
  我紧张的连呼吸都不敢了!

  似乎,还有几辆车子的声音。我将自己完全压低在草丛里面。

  他们不可能发现我的,不可能的!

  我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担心!

           第11章恶魔的印记1(修)

  寂静的夜色,只听到车子开门的声音,以及慢慢的皮鞋的声音。

  突然,仅剩的声音,在我躲藏的草丛前停止了!

  「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怒气。

  不可能的!他们不可能知道我在这里的!

  不要怕,不要担心,我不断的让自己冷静。连呼吸,都几乎停止了。

  耳边,只有自己的心跳,还夹杂着细碎的脚步声。

  「忘儿,不要逼我们亲自来找你。」是莫凡宇的声音,带着威胁。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里呢?

  他们不可能知道的!一定是他们的障眼法!只是让我害怕,让我出来的!我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冷静的!

  我蜷缩着,一动都不敢动。心,几乎跳出了胸口。

  突然,听到草丛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脚步声。

  我连喘息都不敢了,小心的将自己掩埋进高高的草丛中。期望着夜色以及高高的草丛可以保护我片刻也好的。

  一道道手电筒的光亮,透着繁茂的草丛,一道道射向我身边,不断的闪烁着。我的心,几乎吊在了嗓子眼了!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

  老天,求你!千万不要!

  我不要被这两个恶魔抓回去啊!他们疯了啊!他们是疯子啊!

  「忘儿!你敢逃跑!」可是,我却已经被老天抛弃,落入了撒旦的魔掌。
  几乎在头顶,我似乎听到了恶魔的召唤。那个声音,如此的冰冷,冷到了我的心。

  我被一个人,拖了出去。

  那一刻,无底的绝望席卷了我的大脑。冰冷,只唯一的感觉。

  「不要!放开我!」我尖叫着,害怕的不断挣扎。

  眼前的两张脸孔,是莫凡天怒气冲冲的脸,莫凡宇带着邪佞的样子。如同地狱来的勾魂使者一般!

  「忘儿,你不该想要逃离的。」莫凡宇也一把抓住我,凑在我的耳边,几乎让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两个人,根本不顾我的挣扎,毫不温柔的拖着我,走向了大路。

  「不要!不要……!」我扭动着身子,不断想让自己站住脚,却是徒劳!
  我害怕回去。我不能回去的!不能的!

  可是,我还是被他们拖进了车子中。

  脚上,已经被粗粝的草刮得痛了。再加上之前本来就痛的膝盖和手臂。
  车子中,我被他们夹在了中间。

  那一刻,一股恐惧笼罩了我。此刻的自己,只觉得如坠入了地狱一般。
  「忘儿,你可知道,今日你是要付出代价的。」耳边,传来如同鬼魅一般的幽幽男声。

  「不要……」

  脑中立刻冰冷空白,加上疼痛,意识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

  意识回笼时,我却不敢睁开眼。

  我告诉自己,一切都是梦。我现在张开眼,一定是在家里!

  没有背叛,没有叔叔,没有台湾,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可是,面对现实,却看到自己的手臂和膝盖,已经包了纱布了。腿上,布满了细小的伤痕,但是已经都被处理过了。

  我,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只是,是那两个恶魔的房子,是在台湾!一切,都不是梦!

  紧紧的缩在床上,心里面,是恐惧和紧张的。

  那两个人,会如何对待我?他们……想要如何惩罚我?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也不敢去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在那里!

  突然,门被打开,我看到的是两张愤怒的脸孔。

  「不要!」看到他们,我立刻尖叫。

  「你竟敢逃离我们!」手,被莫凡天抓住,将我摔倒在了床上。

  我只能挣扎着爬起来,缩在了床角。

  「你们疯了!疯了!我是你们的侄女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他们的眼神,太可怕了!

  就像是要,把我吞噬了一般!

  「你敢逃离,就要承担後果。」连一直带着温柔的莫凡宇此刻都是一脸的可怕,慢慢的靠近我。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此刻的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看来,只有占有你,才能让你乖乖的留下!」

  莫凡天的话,让我一瞬间窒息了。

  「不……不……!」我立刻跌跌撞撞的冲下了床,想要冲出门。

  可是,却被莫凡宇一把抓住,将我压在了床上。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不要!」我挣扎着,不断的踢着他。

  手,突然被莫凡天抓住。被他的一只手压制住了。

  而双腿,则是被莫凡宇双手抓住。我,无法动弹了!

  「不要……」泪,滑了出来,「我是你们的侄女,是你们的侄女啊!求求你们,求你们,不要!」

  我,几乎知道了後面会发生什么了!

  此刻,我只希望自己的哀求,可以唤回他们理智!

  「不要!」凄厉的尖叫,回荡在整个房间内。

  伴随着的,是衣服撕裂的声音。

  「不……唔……」唇,被封住。

  我除了不断的扭动身体,身子无法动弹分毫了!我那一刻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了!

  他们……竟然疯狂如此!

  恐惧,深深的恐惧已经席卷了我的身心。身子,开始颤抖,却连挣扎都做不到了。

  手,已经被莫凡天抓住了,腿被莫凡宇绑在了床柱上。我,已经是大字型的被压在了床上了。

  下体一凉,莫凡宇将我最後的遮蔽扯去。

  「不要……」我哭着,看着两个赤红着眼的男子,「不要……不……」
           第12章恶魔的印记2(修)

  「不!痛……」刺痛,从腿间传来。

  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刺入了一根异物。痛楚,让双腿几乎失去了力气。
  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下子抽空了,所有的知觉都似乎抽离了。

  我只感觉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我的身前不断的抽动着。

  胸前,不断被啃噬着,一阵阵麻木的痛楚。

  下体,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钻心的疼痛。

  我的手,终於被放开。可是,我却早已失去了力气去挣扎。双手,软软的跌在了床上。

  「不要……不要……疯子……疯子……」我,只能虚弱的呼喊着。

  身体不断的被穿刺,让我痛苦不堪。

  可是,一想到在我体内的,竟然是我的叔叔!一股恶心的感觉,立刻上涌。
  「唔……」唇,被他吻住。只感觉到那恶心的湿软舌头,探入了口中。喉间的恶心感,更加的加剧。

  此刻的我,早已被泪水模糊了双眼。却见那张恶魔般的容颜,是如此的清晰。
  我呆呆的,看着我所谓的大叔叔,一脸沈迷的表情。看着他,就在我的面前。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不要……不要了……求你……」口中,除了这几句,我听不到还有任何声音。

  软软的双腿被高高的抬着。那根烫到发狂的粗大棒子毫无怜惜的撕裂了我从未开启过的蜜穴。摩擦着的痛,火辣辣的刺激着泪腺。

  手渐渐的垂下,我已失去了挣扎。任由着嘶吼着的男人继续在渐渐渗出蜜汁的幽径中来来回回的反复着一个动作。

  胸前一对雪峰在一双手的搓揉下,已慢慢的鼓胀。俏丽的蓓蕾,落入了贪婪的口中。

  漠然的看着上下齿啃噬着脆弱的椒乳,却没有一丝力气。

  痛吗?

  我不知道了,一切的感觉,早已经麻木。

  耳边,传来阵阵低沈的嘶吼,一股灼热的液体在我的体内不断扩散。

  堵着穴口的灼热慢慢的离开,脚上的束缚终於消失。

  身前的男子,满足的离开了我的身体。可是,我的眼,早已被泪水,模糊了。神智,早已经抽离了我自己。

  「忘儿,你不该想要逃离我们的。」小叔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传来。
  唇,再一次被封住。可是,我却连哀求的挣扎的声音,都发不出。

  闭着眼,我知道,自己沦为了两个恶魔的禁脔。他们……终於发狂了!
  「忘儿宝贝,这根棒子就是对你的惩罚。」

  头被一双手强迫着抬起,应该说上半身都被微微的抬起,视线落脚处却见一根庞然大物顶在了已凌乱的蜜穴口。

  绝望的闭上眼,我还有逃脱的机会吗?

  「睁开眼!好好的看着,你的身子是多么需要男人!」

  不!我不想看到,也不想知道!疯狂的摇头,只为了摆脱心中的恐惧,却是惹恼了身前欲火焚身的男人。

  双腿被完全的分开固定住,冰冷的刺激让我不自觉的颤抖。

  「不!」身子一痛,一根利器再一次穿刺过了身体。

  那一刻,我却想到了死。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被自己的亲叔叔强暴?

  到底,我做错了什么!

  一整夜,我都在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够昏过去。为什么,不能够像之前一样,昏过去!

  因为,一整夜,我都清晰的感觉到。

  两个恶魔,不断的在我体内宣泄他们的兽欲。每一次被穿刺的那一刻,我都有想要死去的冲动。

  整整一夜,不断在我体内宣泄,不断的让我感受绝望的痛楚。而我最後只是无力空洞的躺在床上,看着两个坐在床沿边的男人。

  「你是逃不了的。我们早就在那条脚链上装上了追踪器。那条脚链,你若是敢拿不下来的。你该知道後果是什么的!」恶魔一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威胁的口吻,只让我觉得冷到颤栗。

  终於,最後的神智抽空,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我清楚的感觉到,身上,都是这两个疯子的印记!满身的痛楚,满身的气味,满身的恶心!

  我……和自己的亲叔叔……发生了关系。

  喉咙口,一股酸恶的感觉涌上来。